王炸苹果

一只烂透了的,落满了灰,名叫王炸的苹果。

【Deprave. Part Zero】

这篇文章是很早以前脑洞出来的,但是直到最近才有机会付诸行动。

感觉在RWBY里面没有一个女性角色特别适合Ozpin,所以就自己脑洞了一个自己认为和校长非常搭的女孩。(当然Qrow非常适合但是我并不是腐女)

总之,原创女主+巨大脑洞+慢更速度+可能弃坑

女主的名字叫Stelmaria,来源是《黄金罗盘》里面阿斯瑞尔伯爵的精灵,总之感觉他们在性格等方面非常的相近。

还有,我痛恨玛丽苏,要是那个看官找到了,麻烦猛喷。还有,BE,文风不稳定堪比小学生,大家多多指教了!(鞠躬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以最壮丽的传说,致敬最美好的年华。

  以最珍贵的回忆,祭奠最无奈的离别。”



序—Unless

  一片黑暗的城市中,街口废弃的屋子仿佛是幽灵的别墅一般幽暗恐怖。几只巨大的影魔鸦尸体横在路边,地上一片羽毛的残骸。巨大的灰色楼房耸立,像是这座城市的墓碑。残破的窗棂中,似乎还有什么正在移动的身影。寂静的街道上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。

  Stelmaria站在这片狼藉的正中央,银黑混杂的长发被鲜血染红,身上本来就褴褛到看不出颜色的衣服沾满了红色和灰尘,蓝色眼睛呆滞的望着前方,手中不知是拿什么铁块拼凑的长刀应声落地。

  她颤抖着跪下,膝盖与冰冷的地面接触,与戮兽抗争消耗的Aura不是一般的多,肩膀被拉丁熊的巨刺洞穿,滴着鲜血,洁白无瑕的脸庞上有着贝奥狼抓出的深深血痕,甚至鲜血都流到了眼睛里,令她的视线变成一片红色。她知道,自己离死亡只有不到一步的距离,甚至更近。

  这座城市,是她成长的见证,也是Remnant世界被戮兽逐渐吞噬的见证。父母于一场战斗中离世,只剩下自己自生自灭。多年来独自的战斗经验,让Stelmaria在其他小女孩还在玩娃娃的年龄,就成为了一名浴血成长的战士,然而,即使一个再富有经验的猎人,都无法单独面对一群强大的戮兽。

  面前站着高大的贝奥狼发出阵阵刺耳的咆哮,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在拿起武器作战。

  她听见了背后的脚步声,微弱得像临死前的幻觉。

  但是随着贝奥狼头颅的掉落,她明白,这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一个人。

  Stelmaria回头,看见了那个银发的背影挥舞着手杖,轻轻松松的了结了附近的一大片戮兽。

  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但是她知道,这个人,不管是善是恶,都是她的救世主,是她短暂的生命中,或许唯一的神。


  醒来时,她躺在一张床上。

  床单柔软的有些虚幻,头顶还回荡着若有若无的蜂鸣。

  身上穿着一件不知到是谁的衬衫,没有一丝折痕的整洁。

  她起身摸了摸昨天被戮兽刺穿的肩膀,已经被厚厚的用纱布包扎好了。

  胳膊上的伤口同样被清洗过,还残留着微微的疼痛。

  恍如梦境的真实感,令Stelmaria甚至误以为这是天堂。

  卫生间的镜子里,她仔细的审视自己,从上到下。

  剪得七零八落的杂色头发意外的柔顺整齐,上面那些血迹也随之不见,那张永远脏兮兮沾满戮兽鲜血的脸终于干净了不少,连她自己都算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自己。

  她的五官精致的像洋娃娃,但毫不做作,面色有失血的苍白。常年的磨炼使得眼神凌厉起来,与路边正在玩玩具的懵懂少女形成显著的差别。她是天生的战士,也是戮兽之城里屈指可数能存活下来的人。甚至连眼角的疤痕和新伤都成为了她的装饰品,为她平添了一份其他同龄人没有的经验和成熟。纯净深蓝色的眼睛宛如夜空的星海,甚至在梦中都未曾看到的梦幻景色。 

  Stelmaria第一次对着镜子落下泪水。

  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哭,但是突如其来的悲伤,还是令她不可抑制的哭了出来。

  她对幽谷城外的事物一无所知,但是现在,她从那座不可翻越的戮兽之城逃了出来,看到了和平的世界。


  这个年轻的生命,将成为一个出色的猎人。Ozpin这样想,看来去幽谷找人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 Stelmaria几乎僵硬的站着,听到敲门声后,她擦了擦脸,站起来拧开了门把手。

  “我叫Ozpin,欢迎来到我的学校。”眼前银发的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,带着墨镜,手里还端着一个杯子。但是仅仅凭发色和手中的手杖,Stelmaria就能辨别出来这就是那天在幽谷救了自己的人。

  Ozpin握住了Stelmaria冰凉的手,礼节性的晃了晃。她犹豫半天,还是把那句回荡在心口许久的话说了出来,羸弱的嗓音有些嘶哑。但是Ozpin还是很清楚的听见了。


  “谢谢.....你..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